夏天shr

【舟渡】烟火

      “这人间烟火,无一不是你”

       费渡站在窗边,看外面夏夜的天幕里炸开了流光溢彩的烟火,屋里只开了落地灯,烟火炸开的一瞬间给像他好看的轮廓上抹了一层釉,像一件好看易碎的瓷器。

       他曾有多少个节日是这样过来的,除夕、元宵、中秋……每个值得庆祝和万家灯火亮起来的时候都没有一盏灯为他而亮,费渡以前对这些节日没有非要过的仪式感,但每每站在窗边看这些转瞬即逝的烟火时,他也想有一个是为自己而绽开的,哪怕一瞬间也好。

       骆闻舟七夕节出了趟外勤,心里想打爆犯罪分子的狗头,耽误和他家费事儿约会。不过这会也不算太晚,应该还能赶上。
     
骆闻舟回到家却发现家里没人,屋里黑漆漆的。费渡如果加班或者有事出去一定会提前打电话报备,而且费渡两个小时前打电话说会在家等自己,心里的不安一瞬间就窜了上来,最要命的是打了俩个电话没人接,骆闻舟觉得自己的PTSD症要犯了,三魂六魄都快吓飞出去了,大夏天顿时背上出了一层冷汗。
     骆闻舟一边往外冲出去找人,一边打了第三通电话,通了。
      费渡声音传来的一瞬间,骆闻舟顿住脚步,微微闭了闭眼,把心里的慌张压了下去才开口:“宝贝儿,你在哪呢?怎么不接电话。”
      费渡没听见手机响,不知道他打了几个,也听不出骆闻舟话的有什么情绪,怕他生气,调笑着说:“师兄不在家,我自己过节寂寞啊!在家附近的广场上看人放烟花呢,人挺多的,有点吵,没听见手机响。”

     骆闻舟有点惊讶,费渡什么时候喜欢去这么人多又吵的地方了?
 
    “你在那等我,我这就过去。”
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 骆闻舟找到费渡的时候就看他一个人坐在台阶上,手机还抱着一个冰激凌,像个小孩子。前面不远处有一家人在放烟花,小女孩笑的甜甜的,费渡眼里看过去的时候满是温柔,还有让人不易捕捉的羡慕,看到骆闻舟的瞬间,目光流转,冲人笑笑,眼底像盛了一池桃花。

     骆闻舟走过去在他身边座下,心疼的摸了摸费渡的头发,还没开口说话,就被费渡喂了一口冰激凌。

  “好甜。”

   费渡笑着看他说:“师兄,你来晚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是啊,来晚了。”骆闻舟想。

     骆闻舟知道费渡的童年一定是不被允许碰这些东西的,后来呢?后来没人陪他。
   
    回家的路上骆闻舟拉着费渡的手说:“宝贝儿,以后每个节日都陪你放烟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 费渡倾身轻轻抱住他,半晌才闷闷的说一句:“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 骆闻舟闻言搭在费渡腰上的手紧了紧,只觉得回想和费渡的初见又幸运又不能言,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:“你说你怎么那么好哄呢?”
 

      这万家灯火有一盏为他而亮
      绽放的烟火有一簇为他而开。
   
     “七夕快乐。”

【舟渡】各有渡口,各有归舟

人物是甜甜的
ooc归我
日常甜饼
       在骆闻舟第三次催费渡洗手吃饭的时候,费渡还坐在沙发上抱着他的宝贝游戏机打的如火如荼,嘴上答应着“好”却丝毫不动。
骆闻舟在他旁边坐下等了一分钟,看他还没要停下的意思,伸手把游戏机抢了过来。
      “哎,你干嘛啊,我这就快赢了。”费渡一边喊一边伸手去够游戏机。
骆闻舟没给他好脸色:“我叫你几遍了,惯的你,去给我吃饭。”
       费渡知道他没真生气,直接把人扑倒在沙发上撒娇,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整个人扒在他身上,从善如流的认了错:“师兄,我错了,你别生气,好不好?”说完还弯了弯好看的桃花眼。
骆闻舟一看他这样乖巧的冲自己笑,别管是不是真生气,都不舍得气了,心里感叹了句”真要命”!

――

      第二天骆闻舟一进门,就看费渡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,还明知故问的问:“费事儿,你这干嘛呢?”
费渡这会找了半天不见也游戏机的影,心里干着急,游戏机对他来说意义不同,家里又没来其他人,不知道是不是骆一锅给叼哪去了。心里又急又怪自己没把东西收好:“我游戏机不见了,你看见了吗?”
     “没有。”骆闻舟答的斩钉截铁毫不心虚。
是的,骆闻舟看他玩的上瘾给藏起来了,他没想到费渡这么在乎,就哄他:“丢了就丢了,反正也旧的不像样了,改天给你买个新的。”
       费渡一听这话更难受了:“不要,我就要原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 骆闻舟察觉到他声音不对劲,赶紧走过去看他。
       就看他家宝贝眼圈红红的,眼里将落未落的水汽眼看就要酿成一场雨。费渡除了在床上哭过,什么时候这样过,当时受伤那么重也没见他哭,骆闻舟顿时就慌了,心里又心疼又后悔,把人抱在怀里一边拍他的背一边哄:“好了好了,宝贝儿,找,找,把家里翻个底朝天也得找出来,别哭好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 骆闻舟恨不得掴自己两个大嘴巴子,让你惹他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骆队你敢让老婆知道游戏机是你藏起来的吗?
      “不敢,我不想睡沙发。”

“时间将一切腐朽,而你我从来如故”